爱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回不去了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回不去了

 热门推荐: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如果不是见那云空一把年纪了,凌正道还真想打一顿这野和尚。

    其实凌正道之所以如此不淡定,除了之前的原因之外,更多的还是因为徐芳。

    虽然已经和徐芳分手了,可是还是不想看到,徐芳跟云空这野和尚谈什么合作,他今天过来是为了搅局的。

    凌正道是个重感情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轻易忘记自己曾经的未婚妻?

    原本还算融洽的交谈,被凌正道这么一闹,完全没法谈下去了。徐芳狠狠地瞪了凌正道一眼,便话也不说地走人了。

    “小凌,你这事闹的。”刘向军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便去追徐芳了。

    凌正道愣了一下,回头又看了一眼云空,愤愤地骂了一句:“秃驴,你特么最好给我老实点。”

    云空脸色一阵清白,作为一个得道高僧,谁见了自己不给三分薄面,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愣头青来。

    关键是这愣头青还牛的不要不要的,让云空一时之间,也不敢怎么样。

    毕竟临山区和临山寺现在有些不太平,云空不管是地痞流氓也好,得道高僧也罢,都已经是六十多的人,也知道做人需谨慎这个道理。

    凌正道说完这句狠话,也是转身走,身旁的吴依依对凌正道的这番表现,也是惊讶不已。

    吴依依和凌正道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在她看来,这个爸爸虽然有时候很凶,但是都是装装样子罢了,绝对舍不得骂自己。

    而且平时,这个爸爸待人也很随和,完全没有什么架子,可是今天这是怎么了,突然发火了。

    虽然觉得有些惊讶,可是在吴依依心里,自己的老爸是霸气,什么和尚道士的,统统都老实点!

    “爸,你太威风了,这叫脚踢临山寺,拳打官二代,服你!”吴依依小跑着跟凌正道,话语尽是崇拜之色。

    “你小丫头知道什么。”凌正道摇了摇头,脚步却没有停下来,他在追走在前面的徐芳。

    走出临山寺后,凌正道前一步拦住了徐芳,“你能不能听我解释一下?”

    “没时间。”徐芳冷漠地摇了摇头,心情烦躁的她并不想多说话。

    “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的,我觉得这个旅游餐饮,食为天完全可以自己搞的,用不着和临山寺合作。”

    见凌正道说到了生意的事,徐芳不由驻足,虽然凌正道在徐芳心里是个混蛋,可是她却知道这个混蛋还是很有想法的。

    “临山寺的情况,你已经看到了,而且在昨天,临山市的田书记和省纪委,正在查临山区的贪腐问题,区书记王凤至好像畏罪潜逃了。”

    徐芳还真不知道这种事,其实官场的很多事,在没有落实曝光前,外人也是很难得知的,更何况徐芳昨晚才到临山寺。

    “临山区政府部门的贪腐,与临山寺有很直接的关系,现在省民宗局宗教办,也在调查临山寺的情况,那个云空野和尚迟早要归案的。”

    凌正道大概地把临山寺的相关问题,对徐芳说了一遍,同时自己也有了新的想法。

    临山寺违规扩建,自立山头管理整个临山寺旅游区。凌正道最初的想法是,拆除临山寺的违规寺院,从根本拔掉临山寺旅游区的这颗毒瘤。

    当然临山寺作为国家重点物保护单位,要拆这里的寺院,势必会造成许多不良影响。凌正道不在乎这些,可是别人却不得不重视,包括田光明书记在内。

    所以凌正道的想法虽然干净利落,却很难让领导对临山寺痛下杀手,其原因是把事态被扩大化。

    不过现在,凌正道却觉得临山寺完全可以不拆的,收回临山寺的违规扩建寺院,进行招商,岂不是一举两得。

    食为天要在临山寺旅游区搞旅游餐饮,完全可以去承包临山寺的那枚违规扩建寺院的。

    虽说如此一来,临山寺这座千年历史的寺院,可能会变得有些怪,可是如果这样做,领导大约也可以接受。

    徐芳听完凌正道的话,也是觉得这个方法很不错,不过想到凌正道的身份,她还问了一句:“你又不是临山的干部,你凭什么查封人家临山寺?”

    “我虽然不在临山当官,但是这事我还管了,只要你把手里的临山寺调研材料都给我,我保证让临山寺关门大吉。”

    凌正道急着找徐芳的原因,是看了她手的临山寺的一些材料。

    食为天的市场调研,一直是谢小雨亲手抓的,可是说徐芳手里的材料,有很多临山市内部相关资料,包括临山寺的所有消费标准。

    信息化时代,做生意的第一要素是充分了解市场,掌握市场,可以说临山寺所有问题,现在都在徐芳手。

    宁斌说要亲自查临山寺的问题,可是他一个光杆主任,要想查清楚临山寺所存在的问题,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不过现在好了,有了徐芳手里的材料,问题也好解决多了。

    徐芳没有说话,凌正道那句“我虽然不在临山寺当官,但是这事我还管了”,不由让她回想起一些往事。

    那时候自己还在环保局班,凌正道还是局里的股级小科长。

    因为取缔查封污染小作坊,对乡镇百姓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凌正道便想办法,为乡镇百姓跑贷款拉项目,干了许多与环保工作无关的事情。

    那个时候,很多人都觉得凌正道是多管闲事,连徐芳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不得不说,凌正道这闲事管的没有错。

    时间已经过去两年多了,当徐芳再次听到凌正道说出以前类似的话语时,她才突然地发现,他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变。

    还是以前那个当科长管县长事的凌正道,连骂临山寺住持的样子,也像极了以前拿砍刀,威胁省电视台记者的情形。

    果然他还是那个凌正道,然而一切真的没有变吗?

    想到那个除夕之夜,与凌正道回凌家村的甜蜜,再想到自己在亲眼看到姐,姐徐芸扑入他的怀抱,徐芳突然觉得心好痛。

    变了!一切都变了,再也不可能回到以前了!徐芳痛苦地在心里说着,同时她也在心里责怪着自己,为什么还要想着这个混蛋!

    “你的材料可以借我用一下吗?”凌正道见徐芳沉默不语,小心地又问了一句。

    凌正道的这句话,将徐芳从回忆拉回了现实,她抬头看向凌正道,眼睛有伤痛、有委屈、有愤怒也有厌恶。

    “给你!”徐芳从包里拿出一叠件,重重地摔在凌正道的脸,而后便头也不回地转身而去。

    厚厚的纸张拍在凌正道的脸,把他拍的有些懵,不过他也并不觉得怪,徐芳似乎也还是那个爱恨分明的徐芳。

    “哎~这又是怎么了?”刘向军看到这一幕,也不是搞不懂两人之间,这又闹得是哪一出。

    “没事,她是这样。”凌正道摇了摇头,低头捡起落在地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