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权力红人 > 1390、柳心怡痊愈

1390、柳心怡痊愈

 热门推荐:
    <co><h1>1390、柳心怡痊愈</h1>

    小菲很快打过来一行字:你还等着市长明示呀?要主动工作。

    方洋在电脑上回道:市长不太喜欢将兵力用在一个地方,如果他中午有应酬的话,一般希望我或者藏秘保持清醒,这样不会耽误工作。

    小菲:薛市长是个务实的领导干部,这的确是他的作风。

    方洋:你是不是也该准备下班了?

    小菲:我没上班,妈妈身体不太好,我请两天假在家陪她。

    方洋:哦,是这样啊,那你别跟我聊天了,赶快去照顾阿姨吧,等我有时间去看她。

    小菲:不用,没有大毛病,爸爸去世后,她身体和心情一直都不好,最喜欢的舞蹈都不跳了。

    方洋:你要想方设法让阿姨快乐起来。

    小菲:没有办法,想带她旅游,她不去,我所有的办法都想到了。

    方洋:我给你出个招儿,保证她会快乐。

    小菲:?

    方洋:你赶快恋爱嫁人,保证她会高兴。

    小菲:这招还是你自己用吧。

    方洋:我想留给自己用,但是你不配合我呀。

    小菲:我跟你说了,十年之内,我不会考虑个人的事的。

    方洋:你这个十年从什么时候开始算,上次你说这话的时候我就想问。

    小菲:从跟你说的时候开始。

    方洋:那就是还有九年,没关系,我陪你一起等。

    小菲:你能等?

    方洋:当然,九年期不算长,何况,你值得我去等。

    半晌,小菲才回道:妈妈再叫我,先下了,再见。

    方洋:再见!

    方洋关掉电脑,从小菲沉默的那几秒钟来看,他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对此,他有信心。

    想当年,那么多富二代、官二代追求小菲,小菲都没有在校园谈恋爱,说明她是个有准儿的姑娘,也是个有思想的姑娘,她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他方洋虽然目前是个秘书,但却不是一般的秘书,而是市长的秘书,是跟市长最近的人。自从他接班马晓波,当上市长秘书后,跟着市长学到了好多东西,加之自己要求上进,身心健康,素质不错,长相也不错,虽然不是貌赛潘安,但也是仪表堂堂,温文尔雅,加之这几年在机关锻炼得深沉稳重、说话办事极有分寸,如果小菲还是不能答应,就不是他个人的原因了,而是小菲自己的原因。

    对此,方洋有这份自信。

    再说薛家良,他坐上车后,跟刘三说了句“去阳阳家”后,他便闭目养神了。他有个习惯,每次下班回家,总会让自己闭目休息几分钟,清理一下脑子里纷乱的思绪,不把单位里的事带到家里,精神抖擞地回家。

    这次,虽然不是回家,但去张钊家也一样,想想好几天没看见阳阳了,他从心里着实想这个小家伙,毕竟是他一手带大的,不想是瞎话,想,又顾不上。

    他睁开眼睛,说道:“三儿,咱们买点什么吗?”

    刘三说:“张哥说了,什么都不需要买。”

    “他跟你通话了?”

    “是我给他打的,我问他是不是阳阳快开学了,他才跟我说,刚给您打了电话,跟您约好去他家吃午饭的。”

    薛家良说:“你不说我都忘了,咱们阳阳该上二年级了吧。”

    “是的。”

    薛家良感慨地说道:“想想咱们俩从他两次多开始带他,如今,他即将是二年级的小学生了!日子过得真快!”

    “可不是吗?”

    “就是不知他钢琴学得怎么样了?”

    “张哥说,不指望他能学怎么样,先培养他的兴趣,如果他真的对弹琴有兴趣,再重点培养,现在他有个偶像在前边,等这个偶像到了其它学校去上学,他对钢琴的兴趣是否还像现在这样有兴趣就不知道了。”

    “嗯,张钊说得有道理。”

    很快,他们就到了张钊家,出乎意料,阳阳并没像往日那样站在楼下接他们。

    薛家良和刘三一前一后上了楼,按下门铃半天后,才传来阳阳的声音:“干爹和刘叔叔来了,让我去开门,干爹,我来了——”

    门打开后,薛家良进了屋子,就在他进屋的那一瞬间,薛家良愣住了。

    只见柳心怡怀里抱着一个婴孩,正满面笑容地迎接着他们。

    薛家良定睛一看,她抱的孩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女儿薛姝。

    他的脑子就是一大,下意识地张开双臂,就要去抱柳心怡怀里的女儿。

    哪知,柳心怡抱着孩子一转身,说道:“不给,我还没稀罕够呢。”

    薛家良没抱着孩子,他仍然不放心,便围在柳心怡的身边,继续张着手要孩子。

    这时,阳阳攀住薛家良的胳膊,说道:“干爹,我妈妈的病好了,她可以抱妹妹,不会伤害到她的。”

    听阳阳这样说,薛家良有点不相信地看着柳心怡。

    柳心怡冲他一笑,就抱着孩子去看阳台上摆放的花花草草了。

    薛家良认真地打量着柳心怡抱孩子的姿势,发现还是很牢靠的,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托着孩子的后脖子,很专业,也很细心,但他还是担心孩子的安全,唯恐她摔着孩子。

    这时,张钊从厨房走出来,他手里端着一个大玻璃碗,正用筷子拌着碗里的凉拌菜,看见薛家良这个神态,知道他不放心柳心怡抱,就说:“家良,别不错眼睛监视她,她真的没问题了。”

    听张钊这样说,柳心怡回过头,冲薛家良笑着说:“我不能总是病着,我好了,放心吧,摔不着你的宝宝疙瘩。”

    这时,公然从阳阳的学习间出来,她靠在门框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

    薛家良看见她后,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目光里分明是埋怨。

    哪知,公然“噗嗤”一声笑了,说道:“你不用瞪我,嫂子真的没事了,开始的时候,我比你还担心呢,现在都放心了。”

    薛家良听妻子这样说,他的心放下了一半,他坐在沙发上,看着柳心怡,问道:“我现在来考你几个问题,如果你能回答上来,这孩子你就继续抱,如果回答不上来,你就要把孩子给我。”</co>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