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御剑仙瑶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鼎炉

第二百六十六章 鼎炉

 热门推荐:
    南泽大山峡谷。@,

    中间那巨大得篝火此刻火焰在夜风的吹拂下显得有些摇曳,因为时间的推移,拿个篝火堆四周的木柴也渐渐的燃烧殆尽,所以光亮也不是先前那般的明亮,而是带着一丝的暗色。

    李河超在一群血煞阁精英弟子的簇拥下喝的有些飘,同时也越来也兴奋,当拿起来酒坛子灌了一口酒后,李河超抿了抿嘴环顾李一下四周,惊讶道,“嘿,朱良俊那小子人呢,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

    “李师兄,我看朱师兄是喝多了,指不定趴在哪里躲着在,不敢来喝了。”那位长的瘦的和个猴子一样的青年笑着说道。

    这位青年的话语一出,惹的四周的血煞阁弟子都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就连李河超也跟着放声大笑了起来。

    “轰隆~”

    一股无形的气势突然弥漫在这个峡谷里,随后之而来的就是一股灵丹境修为的气息爆发了出来,灵力的波动瞬间贯穿了这个峡谷。

    李河超的脸色顿时一变,浑身的酒意顿时清醒了过来,当看到这股灵力波动是从秘看处传播过来的时候,他瞬间有些明白了什么,只不过他还以为只是朱良俊贪图那女子的美色,忍不住去用强的。

    那些醉醺醺的血煞阁弟子受到这股灵力的波动也瞬间惊醒了,他们在这峡谷里就是为了守护这个同样山体腹部的通道,如今突然有灵力波动他们自然不敢大意,毕竟他们已经知道消息,血煞阁的死对头遥鹿山早就在附近虎视眈眈。而且此次的事情非同小可,关系到门派的生死存亡,阁主早就下了死命令,所以他们这些弟子对于一点风吹草动也不敢大意。

    “李师兄,什么情况,要不要过去看看。”李河超旁边的一位血煞阁弟子沉声问道。目光凝重的看着百米开外的秘牢处。不止是他,就连其余的血煞阁弟子都看向了那边的方向,身上的灵力已经缓缓的运转了起来,已经随时做好了应付意外的发生。

    “嗯,走。一起去看看,我看多半是朱良俊忍不住下面那个玩意。连我献给师傅的人也敢懂。”李河超声音有些不快得说道。

    不过,当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他的瞳孔就一阵收缩,因为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脸色立刻变的紧张了起来,随后大声喝道,因为紧张,声音都变的有些尖锐了起来。

    “那灵力波动根本不是朱良俊小子的气息,没有我们血煞阁血煞的气息。敌袭!”

    四周的血煞阁弟子立刻跟着脸色大变,一个个灵力瞬间运转,灵光绽放开来。每个人的法宝都紧握在手。

    “嘿嘿,现在才发现不觉得已经太晚了吗。”淡淡的声音从空中传来,这让李河超等人大惊失色,连忙抬头看向了空中。

    只见空中御剑站着一名唇红齿白的少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开口说道,少年脚踏飞剑,左手拿着一个巴掌大小的八棱宝镜,正是宋远生。

    而这位少年的身旁还有着三位身影。一道身影冷艳冰冷,脚踏着一把冰蓝色修长飞剑,摇摆不定,一身素色长裙如同一朵花在空种漂浮。此刻这位女子面若冰爽冷冷的看着下方。

    还有一位双手空空,神情轻松的少女,脚下踩着一把木剑,睁着可爱的眼睛看着下方得他们,虽然少女踏得只是一把木剑,但是看着周围的光泽明显不是一把普通的木剑。

    最后一道身影比其他三人弱了一些,一身黑色锦衣,背着一把朴素无华的剑鞘,踏着一把蓝白色散发着寒意的修长飞剑,此刻正皱着眉头神情不善的打量着他们。

    四人气息皆都不弱,浑身散发的灵光在这夜幕下显得格外的耀眼,这让李河超如坠冰窟,瞧那御剑的模样,其中三位气息更是高出他一大截,竟然有三位元婴境,一位灵丹境和他不相上下。

    这让踏心里有苦难言,年纪轻轻酒如此修为,也不怪他走了眼,任谁也想不到几位年纪不大,修为这么逆天,这一看就不是遥鹿山的弟子,这么多年的牢对头,他可清楚以遥鹿山的底蕴教不出来这样的弟子。

    想到这里,李河超的心里突然有了几分希望。身形爆升,散发着一抹血色浓光御剑到空中,看着面前的四人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道几位是什么人。”这个时候,一些血煞阁的弟子驾驭着各种法宝踏在了虚空之中,站在李河超的背后。

    “要你命的人!”赵九歌说完这个话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右脚一跺,就那样站立在虚空中,右手虚抬,‘寒冥’剑落入了手掌中。

    随后不由分说的直接挥舞着剑觉,银光四溅。剑气横生,直接对着李河超以及身后的血啥阁弟子而去。以前杀了朱良俊之后,四人直接御剑将峡谷处守卫的一些血煞阁弟子屠杀殆尽,随后转了一圈才来到他们上空。

    宋如静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眼见赵九歌率先动手,自己也不甘落后,手中幻出一把两尺大小的绿如意,通身翠绿,色泽光亮。

    此法宝名为‘碧天如意’,是一件威力不俗的灵器,深得宋如静的喜爱,因为他们悬空观涉及内容广泛,无论道法阵法剑决样样精通,所以她和宋远生的本领也各不相同。这一点也不像别的门派那样都是一个模式。

    宋如静白嫩的手掌就那么随意的一抬起,一道一道的碧绿色光芒卷起来,如同一道一道细小的丝线,瞬间对着地面的血煞阁弟子而去,每一道光芒带着安详的气息,配合着宋如静元婴境后期的实力直接将地面上的七八位血煞阁弟子碾压抹杀殆尽。

    这七八位没有升空的血煞阁弟子本来就实力弱上其他人一筹,被宋如静这个丫头一出手,连反抗都做不到,要知道如今她的实力可是完全能够发挥出灵器真正的威力啊。

    赵九歌的眼光一看到宋如静出手就带来这么大的效果,忍不住咂舌,这个实力比纱纱那个丫头还要变态一些。

    李河超见到转眼间,七八位弟子直接命丧黄泉,内心又惊又怒,他们血煞阁门派人数本来就不多,一下子死了这么多,而且最重要的是三位元婴境他根本抵挡不住,长老们都在山下,现在唯一期盼的就是拖延时间等待着师傅上来。

    没有时间顾及其他,因为赵九歌的剑气早已经纵横交错对着他们扑面而来。

    “随我一起出手。”李河超一声大喝,率先动了起来,双手掐决。

    一团血色灵光浮现,随后空气中散发着浓重的血型味道,李河超身后的弟子有一部分也做着相同的动作,另一部分弟子动作来不及的则直接抄起手里的法宝直接卷动着灵气对抗着赵九歌的剑气。

    随后一团浓郁的血色灵光浮现在李河超的身前,并且这血色灵光不断的还在汇聚着,剑气一接触这堆血光,赵九歌明显的感觉到寸步难行,好像有一种粘稠的感觉让剑气施展不出那凌厉的锋芒。

    赵九歌有些大惊,心想这些邪魔的手段太过诡异,难怪那么多修士迷失了本性愿意做上这条道路,只因为修炼速度快,实力强。同等修为下,邪魔的实力却是比他们要强上许多。

    随后李河超心意一动,那股血色灵光带着腥风以及那些法宝散发出来的灵光反而攻向了赵九歌。赵九歌瞬间有些招架不住,毕竟他只是一个灵丹境中期的修为,面对着可是十几人啊。

    宋远生和林般若两人原本没准备出手,而是目光看着不远处那条通往山下隧道的出口,因为他们隐隐感觉到有元婴境修为的修士上来了。但是此刻看到这个模样,赵九歌招架不住就不得不出手了。

    美目微动。林般若白嫩修长的与手直接握着手里的本命飞剑,使用着百花剑决,顿时粉色剑光带着虚影迎面斩向那团血色灵光。

    宋远生飞剑依旧踏在脚下,左手一翻,原本静静躺在他手掌心的八棱宝镜立刻朝下。

    这个八棱宝镜呈现黑白以及棕黄三种颜色,宝镜最外层是棕黄色,呈现八边,每一边的上面有着灵纹流转,而中间则是黑白两色相间,绘画着一圈边缘,将镜面包裹朱。

    此镜子名为‘八棱伏魔镜’。虽然只是一件下品灵器,但是用来对付这些专吸收人们精血修炼的邪魔效果更为显著。

    在宋远生的催促下,灵力一灌输到这个‘八棱伏魔镜’中,那镜面表层顿时照耀出一道明亮透彻的光柱,当这道光柱一照耀到那团血色灵光的时候。粘稠难缠的血色灵光顿时冰雪消融,就像冰川遇见了烈日。

    只不过这种消融过了片刻后就变的极为的缓慢,有了宋远生的相助,百花剑气立刻将那群法宝散发出来的灵光搅碎。而这个时候血色灵光也彻底的被消融干净。

    虽然如此,林般若和宋远生眉头还是有些微皱,二人和刚才的赵九歌一样都感觉到了那灵力里蕴含的特殊属性,比较难对付。

    李河超看到众人联手的手段轻而易举的杯那两位元婴境的修士所破,心里一片骇然,骇然的同时还有一些绝望,正当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响彻在这片宁静的夜空下,顿时让李河超流露出欣喜的脸色。

    “哈哈哈,这么几个上好的鼎炉难得一遇,今天老夫运气真不错。”

    声音洪亮,被灵力包裹,由远至近,使得整个峡谷都能够清楚的听见,而三道身影由那个隧道的出口前来。

    三道灵光在虚空中瞬间闪过来到了这个峡谷的中间,同样在虚空中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