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御剑仙瑶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利用

第二百四十六章 利用

 热门推荐:
    赵九歌听到夜傲天的话只是看了一眼林般若的那个模样,依旧冰冷,顿时觉得有些无趣,所以干脆带着宋远生和宋如静来到一旁欣赏着风景聊着话语。…≦,

    至于九莲因为先前那句话,心里还对赵九歌有点记恨,肯定不会缠在一起,而是单独和方其文王勇等人一起交谈着什么。

    这个时候,整个风景台上所有的目光看向了赵九歌,因为那个冰山美人林般若突然就那么径直的走向了赵九歌!

    一旁的宋远生目瞪口呆,而宋静如只是脸色透着古怪,一会瞪着眼睛看看赵九歌,一会又看看林般若,似乎想要从二人的脸上看出什么花来。

    感受到周围那奇特的目光,赵九歌也有些意外,没有率先开口,只是看着打量自己的林般若,眼里透露着不解。

    这一幕让虚竹心花怒放,心里想到正好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原本还打算想点心事给赵九歌和夜傲天挑事,没想到机会就自己来了。

    虚竹的眼角已经看到夜傲天难看的脸色,不禁心里一喜,至于旁边的江斧丁直接杯他给无视掉了,相比于夜傲天,江斧丁压根就对他没有什么威胁而已。

    林般若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就那么冷冷的看着赵九歌,半天也不说话,一双眼睛盯着赵九歌颇为的不自在。

    放在平时,以赵九歌的性格见到自己魂牵梦绕的女人早就兴高采烈的开口问东问西,但或许因为几年前那如看自己如蝼蚁的眼神耿耿于怀,又或者是知道林般若的性子,干脆不再自讨没趣主动开口,所以索性用同样的目光盯着林般若,就是倔强的不主动说话。

    两人相互对视,旁边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深情款款的对视,和林般若凝视的时候,整个面容赵九歌看的一清二楚,此刻的他不禁有些沉浸在这张绝色的容颜里。

    终于,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或许被赵九歌这么近盯着有些不自在,林般若率先开口了,“你到底怎么会在这里,当初你可是灵力全无的。”声音相比于先前的冰冷显得有些异样的波动,或许是为了掩饰自己心中的慌张?

    “我就不能修炼啊,当初某人可是高傲的紧啊。”赵九歌有些冷嘲热讽。

    林般若丝毫不理会赵九歌话语里的异样,只是自己独自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照赵九歌这样说,才短短几年赵九歌就从一介凡胎就修炼到去吃地步了。虽然还不知道赵九歌的修为如何,但是能身为一派对首席弟子,想必自然不简单。

    想到这里林般若才认真的打量起来赵九歌的轮廓,这个已经蜕变了些的少年确实有些不一样了。这一次林般若的美目没有了第一次见面时候的轻蔑,视同赵九歌如蝼蚁,而是及其的认真。

    这巨大的反差让心里本来颇有些怨气的赵九歌有些愣神,随后有些轻佻的一笑,“那个刚才那个事要不你考虑考虑?”

    柳眉一瞥,林般若将视线转移到赵九歌的眼睛上,有些不解的问道,“什么事?”

    话音才刚刚落下,脸色立刻骤变了起来,有些冰冷,银牙一咬,气极反笑的说道,“就你修炼多久就想找道侣。”

    “修炼短又如何,我还得感谢你,当初不是你我还不会进步的这么快,努力修炼就是为了有一天征服你。”赵九歌轻轻一笑,说的轻描淡写,可是这一路走来其中的艰辛只有他自己自知。

    换做别人,林般若不管是谁早就动手了,但是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出奇的没有愤怒,红唇勾起诱人的弧度,惊艳一笑,“征服我就看你有没那个本事,等你随时有那个想法了随时可以来找我,能赢了我我就不妨考虑考虑。”

    笑容一出现,顿时惊呆了观景台上的许多男弟子这个冰山美人何时这样笑过,这一笑周围的一切瞬间黯然失色,犹如寒梅突然绽放一样。最让他们惊讶的是赵九歌和林般若的对话,两人看起来还是旧识,最重要的是最后那句话考虑考虑,这可是让人轰动的消息啊。

    林般若说完这一句话带着玩味的嫣然一笑随后转身离开,回到了百花谷弟子的位置,能主动找赵九歌就实属不易,更何况今日还说了这么多话,大致了解了心里所想知道的就行了,最重要的是最后还打趣了这个赵九歌一番。

    赵九歌深深的看着林般若离开的背影,眼里充满光彩,虽然他也知道这句话不能太过当真,不过挑战林般若是肯定的,这不就是当初被轻视,自己做的决定吗。不过不是现在,再怎样他自问现在还没那本事,虽然如今修为有所小成,但还是比这些妖孽有所差距的,现在只是进入了门槛而已,他相信征服林般若的那一天也不会远!

    如今见到这自己魂牵梦绕的身影已经心满意足,随便面对着林般若,他的表面装作冷酷,但是心里早已经窃喜林起来。

    与赵九歌内心的窃喜相比,九莲心中则是如坠冰窟,虽然在和方其文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着,但是心神一直关注着赵九歌这边,当看到林般若走过去两人交谈的模样,九莲心中更是一沉,少女情怀重总是春。

    “喂,喂,喂,还看,人家都都走了眼睛盯着还舍不得眨啊。”宋如静一边抬起白嫩的手掌在赵九歌的眼睛面前摇晃着,一边没好气的叫嚷着。

    赵九歌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面对着宋如静的脸的叫嚷只是抿嘴一笑。背对众人脸色洋溢着春意的笑容,眺望着远处万道宗独有的风景。只留下宋如静一个人在旁边嘀咕着。

    当林般若回到百花谷几位女弟子旁边的时候,立刻遭到了几位师妹的调笑。

    “大师姐,你不会真和那个小子有一腿吧。万一以后真的给他征服了怎么办,那我们百花谷可就要损失一个林大师姐了。”一位身穿白色纱裙子的女子捂着嘴巴含蓄的大笑着。

    这种白色纱裙就如同玄天剑门的剑袍,是一个门派的象征服饰。百花谷没有一个男弟子,所以大多数女弟子寻找得道侣都在别的门派或者圣地。纵横交错的关系导致百花谷的人脉关系相当有底蕴,也与各大门派圣地关系交好。当然百花谷自身的底蕴本来也不俗,门派弟子个个美若天仙。

    “你们几个小妮子少胡闹,要不然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们。”面对着自家的几位师妹,林般若自然没有对待别人的那种冰冷,但是本身气质就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虽然今天在这里看到赵九歌有一点意外,但是她的心里自然没有生起任何的波澜,所以也没有太过理会同门师妹们的调侃。见到大师姐都发话了,知道林般若性子的她们连忙闭嘴不再做声,只是偶尔眼神交流轻笑两声。

    夜傲天的眼里泛着冰冷的目光,盯着赵九歌的背影,胸前微微起伏着,眼里闪着凶光,脑子里在盘算着权衡利弊。

    先前那一幕他自然看在了其中,众所周知,他也傲天可是追林般若追的紧,两人成名已经有段时间了。他自认为只有林般若无论是在身份还是实力上才能配的自己,所以一直将林般若视为自己的女人,现在见到赵九歌和她之间的言语,他在心里问自己,这两人莫非曾经发生过什么?

    最开始本来就看赵九歌不顺眼,不为别的,就因为赵九歌是玄天剑门的,他看玄天剑门的都不太顺眼,何况这次心中的醋意不断的在翻滚着。一口恶气不出自然难以平静,但是身为岳华书院的首席弟子自然还有一些脑子,算得上冷静,因为知道各自的长辈还在道场,而且这次玄天剑门可是有这一位大乘境修士在此,他们岳华书院可是势单力薄,万一等会出现不测,闹的不可开交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岳华书院,所以此刻心中一下子有些犹豫了起来。放在以前平常,面对着赵九歌这种人他早就动手收拾了。

    夜傲天那内心挣扎脸色纠结的模样正好被一旁的虚竹看入眼里,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险笑容之后,虚竹低着头在夜傲天的耳朵边轻声说道,“如果实在忍不住这口气,我和江斧丁一起陪你去会一会那个小子如何,到时候如果那小子不服气,我们一起出手收拾教训他一番如何?”

    江斧丁闻言有些诧异,虽然心里同样的爱慕林般若,但是他心里还有着很深的顾及,毕竟此次玄天剑门的阵容不容小视,他们太蛮山可是实力垫底得,真要闹到最后不好收场,吃亏的还是他们太蛮山。放在平常,这种事他也不是没少做,不过那都是没有顾忌的情况下。

    听到江斧丁这么一说,夜傲天连忙符合,他的心里也是这种想法,怕闹到最后无法收场。

    虚竹呵呵一笑,及其有城府的他并没有流露出对林般若的想法,而是瞥了一眼这两个家伙后,缓缓的说道,“不要紧,不要忘了这里是我万道宗,出了什么事我不会坐视不理的,自然会帮着你。”

    夜傲天露出感激的神色看着虚竹,心里觉得此人可以深交,殊不知他只是被虚竹摆了一道,利用他来试探试探赵九歌的底。就连江斧丁也有些神色动容的看着虚竹,对于这个一切以实力为主充满利益的世界,感情其实是一个跟淡薄的东西,当然这仅仅是针对某些人而言。

    心里没有顾虑,夜傲天整个人也变的轻松了起来,眼里闪过狰狞的神色,不怀好意的看着赵九歌,他有信心,不管赵九歌是何方神圣他都能够收拾一番。从刚来开始一股恶气一直憋在心里,现在看来这口气终于可以出了。

    没有丝毫犹豫,夜傲天为首,带着江斧丁和虚竹两人直接走向了赵九歌,气势汹汹的模样引得周围的一些弟子关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