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美女总裁的贴心兵王 > 第 1752 章 死了这条心

第 1752 章 死了这条心

 热门推荐:
    阿巴亥一脸骇然,沈牧风轻云淡的收回掌力,但并没有放松警惕,他盯着阿巴亥,等着阿巴亥说话。

    “你的实力怎么会如此突飞猛进?”

    “天赋过人。”

    阿巴亥骂道:“呸,不要脸。”

    沈牧不理她,问道:“你来做什么?如果没什么事情,就请你离开,人鬼殊途,这里不是你的地方。”

    “我来求你帮忙。”

    沈牧果断拒绝:“不帮。”

    阿巴亥不意外,绕过沈牧,坐在了沙发上,对随后听到动静下来的几个女人打招呼:“小子,你福分不浅。”

    沈牧脸都黑了:“你要是再不离开,别怪我不客气。”

    阿巴亥冷笑:“你能怎么对我不客气。”

    刚才短暂的交手,阿巴亥已经了解了沈牧现在的实力,虽说突飞猛进,但也还只是停留在外境,还不是她的对手,刚才被他吓了一跳,这一次再来,阿巴亥有信心,在二十招之内拿下沈牧。

    站在二楼的萧青衣看看沈牧,使了眼色,一起上?

    沈牧微微摇头,他们现在加起来也不一定能杀掉阿巴亥,倘若没杀成,被她盯上,日后他们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有一日防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阿巴亥,你的实力比我强,你做不到的事情,我们自然也无法做到,请你另找他人。”

    “我在外面不认识其他人,只认识你。”

    阿巴亥霸道的很,这是她作为努尔哈赤第一夫人的霸气,但这霸气在沈牧这里,不管用。

    “我管你在外面认识谁,我不会帮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阿巴亥冷笑,看向成小凡。

    沈牧一跃过去,挡住成小凡:“你敢对她下手,我灭你清朝五十万亡灵。”

    沈牧发起怒来,身上的龙气激发,灵气飒飒,阿巴亥顿时感觉浑身颤抖,她天生为后,最怕龙气之威。

    缓了一下,阿巴亥沉默了,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阿巴亥默不作声的离开,沈牧心头隐隐有些担心,成小凡被阿巴亥刚才的眼神吓到了,紧紧靠着沈牧说:“咱们搬家吧,离开这里。”

    “搬家也没用,她能找到我们,想让她不再来骚扰我们,办法只有一个,灭掉她。”

    沈牧心狠了,阿巴亥的存在本就是不合理的,他之前心软,遮掩了她一下,没成想她竟然不知进退,还拿成小凡要挟他,以怨报德,这种事情,沈牧可忍不了。

    萧青衣问:“你要怎么做?”

    “找一下天枢子,他们是纯正的修行人,肯定有办法消灭那只恶鬼。”沈牧本不想和天枢子一类人有任何交集,但现在阿巴亥在这里,沈牧不得不去找他们帮忙。

    萧青衣说:“我和你一起去。”

    “不必,你留在这里保护她们,我去找就行了,顺便,还有一些事情,我要自己去做。”

    沈牧想的是老怪物的事情,老怪物临死之前,交给他的两件事情,保护他的门派这件事情,他已经做到了,但是另外一件事情,他要再去看看,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萧青衣也不强求,道:“那你小心些,外面有我你放心好了。”

    古文忽然敲了敲栏杆说:“这里有个新闻,你们要不要看一下。”

    沈牧拿过来一看,眉头紧皱:“怎么会这样?”

    新闻内容不是很多,但图片很让人震撼,在首都外围,一座若隐若现的仙山隐现,好似海市蜃楼一般,但沈牧知道,那可不是海市蜃楼,而是隐世之地。

    “这个就是你之前去的地方?”

    沈牧点点头:“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出来了,我现在担心的是,这是永久的还是暂时的?如果是永久的开放,不仅是咱们的世界观,整个世界的世界观都要被推翻,然后重新塑造。”

    惆怅了一下,沈牧说:“先去看看再说,里面能人异士多得是,他们应该有办法处理。”

    ……

    再次来到隐世之地,这里的外围已经围上了很多寻求刺激、探寻未知的人,给包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但好在他们还没有找到进去的办法,都只在外围晃悠。

    沈牧在外围看着,忽然看到一个熟人,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你怎么也来了。”

    梅世贵转过头,一脸惊喜:“你也过来了,你知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不大好,总之,离这里越远越安全。”

    “真的吗?那需要调动军队吗?”梅世贵的表情很严肃。

    沈牧笑道:“里面的人不想被外面的打扰,军队来了,反而会出现问题,你就别操这个心了。”

    “哦?”梅世贵将信将疑,对沈牧后面招招手,说:“书凡也来了,这边这边。”

    书凡小跑着过来,很是欢快,看到沈牧,笑眯眯地:“你也来了?看热闹?”

    “不,我有事情要进去。”

    “你?怎么进去?”

    沈牧对自己人没有隐瞒,说道:“我知道入口在哪里,但被他们围着,我进不去,你们帮我想想办法,把这些人赶走,这里最好弄成军事禁区,禁止任何人进入。”

    梅世贵问:“你叫军队还用我们?你一句话,首都军区还不乖乖运作起来。”

    “哪里,今时不同往日了,如今要低调。”

    梅世贵一笑:“行,我帮你,无非也就是早几天的事情,上面早就对这个无比紧张了,只不过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既然你说要把这里封锁起来,我就把消息传达上去,他们肯定没有其他意见。”

    “多谢你了。”

    梅世贵给他家老爷子打了电话,一个小时后,轰轰的军队过来了,赶走了无关人员。

    沈牧看到带队的家伙,微微一笑,看来上面还是给他点面子的。

    郭文翰踩着军步过来,对沈牧敬礼:“报告教官,闲杂人员已全部驱散,我们已全面掌握这里,请做下一步指示。”

    沈牧当仁不让接过指挥权:“现在在这里建造军事禁区,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如有擅闯者,第一枪打腿,第二枪打头。注意,我说的是任何人。”

    郭文翰立正,带着队伍下去安排了。

    梅世贵吐吐舌头:“你还有这种威严啊。”

    “以前我在首都军区当过一段时间教官,带过他一段时间,小伙子听话的很。现在,也要请你们离开。”

    梅世贵大声抗议:“喂喂,军队可是我帮你叫来的,你不能过河拆桥啊,好带带我进去看看里面是怎么回事。”

    沈牧冷着一张脸说:“里面是军事禁区,闲杂人等不得擅入。”

    “算你狠。”梅世贵恶狠狠的指着沈牧,又恋恋不舍的看了两眼,这才带着书凡离开。

    确定没有旁人了,沈牧吩咐郭文翰说:“刚才下的命令,如果是外面有人硬闯,你们可以开枪,如果是里面有东西出来,在确认对方有敌意之前,千万不要展露出你们的敌意,如果发现对方有敌意,务必在第一时间击毙,不要有任何犹豫,听到了没有?”

    “保证完成任务。”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