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美女总裁的贴心兵王 > 第 1583 章 黑白通吃

第 1583 章 黑白通吃

 热门推荐:
    第 1583 章 黑白通吃

    爱德蒙家族和两个黑帮都有联系,这是沈牧没有想到的,他之前想的是,爱德蒙家族和其一家有联系。 毕竟这两家是对立的,总不能两边吃茶,不过现在看来,他是没看清楚这边的形式。

    “那么,你是怎么在两家之间,左右逢源的?”

    埃德蒙说:“很简单,渠道,而一切都是为了钱。他们在本地的货物,毒品之类的,主要是由金银黑三个地方供应,而我们有两边来往的渠道。所以,不管他们打成什么样子,两边都需要我们。”

    沈牧鼓掌:“这一手玩的好,掐住了他们的命脉,若没有渠道航线,他们像在重新开辟,或者联系其他的,需要时间了。”

    爱德蒙被沈牧夸奖,竟然还有点不好意思:“其实这不是我的想法,是我的父亲做成的,我只不过是继承他老人家的衣钵。”

    “创业难,守业更难。”沈牧的话让爱德蒙一脸激动。

    沈牧又问:“那你妹妹是怎么回事?你们干的可不是什么正经生意。”

    “不不,我们家族的正经生意还是很赚钱的,和黑道生意大约是五五分,所以。这件事情一直瞒着她,是怕她知道。希望您也不要说出去,妹妹她是我们一家人的掌明珠。”

    沈牧点点头:“看得出来,好了,该问的都问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该走了,你们继续玩你们的。”

    爱德蒙起身:“您今晚不住在这里?”

    “不,我有点其他事情,不要试图跟踪我。”

    爱德蒙诚惶诚恐:“一定不敢。”

    沈牧开门出去,外面还趴着听墙角的。

    沈牧打开门,正好和克里斯订装。

    克里斯订急忙站起来,装作没关注这里的样子。

    沈牧笑笑,说声再见,转身离开了。

    确定沈牧走后,克里斯订进了房间,质问他的哥哥:“他是谁,你们怎么会认识的?”

    爱德蒙轻描淡写:“他是家里来人,我们的贵宾。”

    “我不相信,贵宾,你怎么会对他那么恭敬?说,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会害怕他。”

    爱德蒙眼睛一抬:“我怎么会害怕他,我是在尊重他,你可知道他背后所蕴含的能量?那不是我们所能招惹起的,非常强大。”

    克里斯订沉默了一下,小声问道:“他是华夏的人?”

    “可以这么说,知道够了,你去忙你的吧,这边的事情,自有我处理。”

    克里斯订离开了大厅,没有去警察局,开着一辆车,跟了沈牧。

    沈牧坐在车后面,发现了克里斯订,没有理会。

    乔治也发现了,说:“后面有尾巴,要不要甩掉?”

    “无所谓,她喜欢跟着跟着吧,咱们也不做违法的事情。”

    乔治很无奈,心说我们两个,一个刚杀过人,另一个是杀手,天下间最大的犯法是杀人了,这还不算违法。

    计程车拐了两个弯,到了利奥波特的酒店门口。

    乔治看了看说:“老板,以你的身份怎么能住在这么简略的地方,我知道有一家非常好的旅店,价格公道,环境优美,如果您想了,还有特殊服务。”

    沈牧怪异的看了看乔治,问:“你做杀手赚的钱不够你花的吗?”

    “您知道,年轻人,花销较大。”

    “钱不够,花销大,也别去发传单赚外快。你怎么说也是一杀手,这可是无数宅男意淫的神秘职业。”

    乔治挠挠头,很是不解:“为什么会有人憧憬这份工作?没有安全,又赚的不多,整天藏在暗地里,我都憋出病来了。”

    沈牧笑笑:“你怎么能知道那些人的想法呢,或许他们感觉这样子很酷。”

    “酷?这一点都不酷。”

    乔治认真的嘴脸让沈牧笑了:“你这么说,看来你是成熟的。”

    沈牧带着乔治了楼,他让乔治在房间里呆着,他进了2.5层,利奥波特还在这里修行,研究机器残骸。

    沈牧进去后,几个房间来回看看。

    利奥波特知道他的心思,说:“早走了。”

    “没再找一个?”

    “时间紧,任务重。”

    利奥波特头都不抬,说:“吃的,水,都在冰箱里,牛排在倒数第二层,给我做一份吃的,我很饿。”

    为了应景,利奥波特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他却一点都不尴尬。

    沈牧问:“你几天没吃东西了?”

    “你走那天我没吃。”

    “那还行,也没几天,我去给你做,我可不会做饭。”

    “熟了行。”

    沈牧心说,这老头倒不挑剔。

    沈牧在厨房一通忙活,用烤箱把牛排烤熟之后,给利奥波特送了过去。

    利奥波特也没看,套一塑料袋,抓起吃。吃完擦擦嘴,也没说味道好不好。

    沈牧尝了一下汤汁,好家伙,那叫一个难吃。

    利奥波特吃了东西,继续在钻研机器残骸。沈牧前看了看问:“有眉目没有?”

    “有,这部分零件是老毛子一家工厂生产的,只有他们家才会生产这种东西,因为材料非常罕见。这是在镁国加州的一家工厂,还有这个,我把这些标记全部裱起来,然后再去查一查他们公司的走货记录,大概会差到一些蛛丝马迹。”

    “大概?为什么还用疑虑的口气?”

    利奥波特说:“因为她肯定也会想到这一点。你看,互联完全没有记录,肯定是被她删除了。除非我们能弄到他们公司的主服务器,我能从主服务将被删除的记录恢复。”

    沈牧摩拳擦掌:“那我们还等什么,这过去。”

    利奥波特摇摇头说:“不可能的,你不知道那里的情况,去了是送死。”

    “怎么说?”

    利奥波特把历史娓娓道来:“曾经我受老毛子邀请,为他们工作过一段时间,其实是去收拾他们留下来的烂摊子。一次核泄漏事故,他们请我过去,将被污染的土地恢复。”

    “切尔诺贝利?”

    “不是,是另外一座,秘密的,核泄漏发生,毛子发布新闻说再在这里进行核爆炸试验,只字未提核泄漏事故。”

    沈牧问:“那么,你成功了没有?”

    利奥波特摇摇头:“我的能力不够,无法做到。但我发现,当地一种特有的植物,再被辐射过之后,具备了金属材质,而且非常坚固,还有非常强大的自我记忆功能。于是,毛子政府便在附近建立了工厂,但由于辐射太严重,所以基本一切都是机械化生产。我并不认为,你的身体能抵抗核辐射。”

    利奥波特说的话是对的,沈牧也在思考,虽然他现在可以说是无坚不摧,但核辐射可不是一般的东西,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扛的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