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美女总裁的贴心兵王 > 第1582章 媚拉

第1582章 媚拉

 热门推荐:
    第1582章 媚拉

    医生有一辆自己的小破车,停在楼下的停车场内。手机端 m.沈牧说要去媚拉家,医生下去把小破车开了来。

    沈牧看着医生的车,眨眨眼睛:“看起来,你这辆车,除了喇叭不响,其他地方都响。”

    “杀手准则第一条,低调。”

    “你这辆车开到路足以吸引一大票的目光。”沈牧摇摇头,选择打车去。

    车扔掉,沈牧带着医生步行,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乔治,乔治.克林顿。”

    “你还有什么家人?”

    “我是孤儿,从小被人培养做杀手,我的家人只有一条叫里根的狗,现在还有您,我的老板。”

    沈牧笑笑:“听起来,你的狗很有故事,是为了纪念某个人吗?”

    “是的,他死的那天,我开了一个盛大的派对。”

    “记忆深刻?”

    “绝对忘不掉。”

    沈牧哈的一笑,对这个诚实的杀手,有了点好感:“乔治,以后有机会,我会带你去他的坟头蹦迪的。”

    乔治不明白蹦迪的意思,沈牧说:“华夏大妈。”

    乔治恍然大悟:“我知道的,华夏大妈,广场舞。”

    说着,他还扭了起来,周围人纷纷投来质疑的表情,看是看一个傻子。沈牧赶紧远离他。

    沈牧紧走两步,乔治随后跟来,说:“老板,您真的带我去了,我这辈子都是您的人。”

    “你滚。”

    在路边打了计程车,司机带他们到了媚拉家族的城堡,或者说是庄园,鼓鼓囊囊占了好大一块地。

    乔治都看傻眼了。

    沈牧前按了门铃,很快,出来一个人,看了看沈牧,问道:“您是沈牧先生吗?”

    “是我,你们早猜到我会来?”

    “方才有贵客通知了公爵,说您会过来。”

    “公爵?”乔治吓了一跳,身为这个国家的人,自然知道这个爵位意味着什么,这些人掌握了整个国家的命脉,甚至可以说是辐射到整个欧洲。

    沈牧对这个爵位没什么在意的,扬手说:“带我们进去。”

    管家拦下了乔治:“公爵先生不喜欢外人打扰,您是贵客,我们自然奉为宾,但他不行。”

    沈牧挑起眉毛:“他怎么不行了?”

    “我们不欢迎一个杀手进入。”

    沈牧哦了一声,这边的情报还真是发达。

    他转身看看脸色有点白的乔治,对管家说:“那你和你的老板说一声,以后有机会再见面。”

    说着,沈牧转身走。管家都傻眼了,似乎不敢想象,沈牧竟然为了一个下人,而去选择得罪一个公爵。

    沈牧真的走了,拐了两个弯,停在路边,准备叫计程车。

    乔治走到沈牧身边,感动的眼泪都掉下来了:“老板,你对我太好了,哪怕你不带我去里根的坟头蹦迪,我也一辈子是你的人。”

    “别自恋了,我拒绝他是为了我的面子,和你关系不大。”沈牧说着,哼哼了两声,一个分家竟然还敢这么嚣张,主家他都不在乎,更何况这里。

    乔治一心的感动全部扔到了九霄云外去,计程车来了,那边急匆匆赶来几个人,沈牧只认出来一个,跑在后面的克里斯订。

    沈牧把车门打开,却没有去,转过身看着追过来的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说他小伙子,是因为这家伙看着很年轻,但沈牧知道他的资料。

    爱德蒙.媚拉,现今的公爵,也是媚拉家族的掌权人。

    爱德蒙跑过来,有点气喘吁吁,说:“沈先生慢走,希望您能原谅我管家的失礼,我在这里给您道歉。”

    沈牧的面子回来了,把车门关,点点头:“我找你们有点事情,进去说。”

    现在可没人再问乔治需不需要进去的蠢话了,乔治想跟在沈牧的后面,沈牧却一个眼神把他吓回去了,走在了最后面。沈牧呢,靠近了克里斯订:“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克里斯订不说话没,直接无视沈牧,回到了哥哥的身边。

    沈牧有点尴尬。爱德蒙过来说:“小妹还小,不懂事,希望沈先生谅解。”

    沈牧回头看看,不小了,很成规模。

    他只看了一眼,便把眼神收回来,很是义正言辞:“这次要谢谢你们,把通缉新闻什么的删除。”

    “都是应该做的。”

    说到这个,走在后面的克里斯订又狠狠的哼了一声,沈牧却不理她,对爱德蒙说:“顺便,我有一些事情想请教你。”

    “不敢,这边,请进。”

    爱德蒙亲自伺候着沈牧,进了庄园,按照华夏的习俗,坐在了大厅内。

    爱德蒙问:“沈先生想问什么?”

    “问一下两个帮派的事情,还有一些你们的事情。”

    爱德蒙搓搓手:“那么,您想先听哪个呢?”

    “你们家的事情。”

    “我们家的事情?”爱德蒙说:“从哪里说起呢,从最开始的分家家主,也是我的曾曾祖父,我爷爷的爷爷。他在清朝时期,到了这里,随后繁衍生息。一直没有什么建树,一直到了我父亲这一辈,靠着主家的帮助,家族才振兴起来。但我的父亲却因为积劳成疾,过早的去世了,把偌大的家业留给我,一个人支撑。”

    沈牧说:“听起来是个励志故事,不过我还是很想知道。你们和那两个帮派之间,有什么联系。”

    爱德蒙没有立即回答,转头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克里斯订,说:“妹妹,你先回避一下。”

    克里斯订说:“我不。”

    爱德蒙的脸拉下来了:“离开这里,我们谈的事情,不适合你听。”

    “我不。”克里斯订很是掘强。

    沈牧笑笑说:“你确定不出去?先说好,我可不是什么好人。让你乖乖离开的办法,我现在想出了十多种。”

    克里斯订还是没走,很是掘强,爱德蒙都有些生气了。

    沈牧出来做老好人说:“别生气,兄妹俩交流嘛,别为了一点小事情伤了和气,我来行了。”

    说着,直接搬起克里斯订制作的整个椅子,放到了门外,然后关门回来。

    “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爱德蒙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尴尬,支吾着说:“其实,两个黑帮都有我们的股份在,当然,您要是不喜欢,我们可以商量着来,做点其他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