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美女总裁的贴心兵王 > 第1353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第1353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热门推荐: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1353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当沈牧和诸葛子毅第二天从酒店出来的时候,一辆崭新的好牌照的suv停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

    一个工作人员从车走了下来,转身向沈牧微微鞠躬,说道:“沈先生,您订的车已经为您送来了。”

    沈牧点了点头,从到下扫视了一眼车,似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说了声“好”,将自己的背包向车后座一扔,坐了车。

    “车啊,愣着干嘛?”沈牧转头对还在车边站着的诸葛子毅笑道。

    诸葛子毅像没听见沈牧说话一样,依旧盯着车轮胎的亮色的字母“b”发呆。

    “宾利的suv?”诸葛子毅用自己从来没听过的声音说道:“换个轮胎的钱,够买一辆车了吧?”

    “快来吧。”沈牧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按了两下喇叭。

    诸葛子毅被沈牧打断了思路,不禁吓了一跳,这才小心翼翼的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轻轻的坐了进去。

    沈牧一脸无语,同工作人员说了一声谢谢之后,一脚油门踩下,引擎的轰鸣传了出来,车子向前飞驰了出去。

    如果说是一辆法拉利或者凯迪拉克的suv,诸葛子毅也能够理解,毕竟是枕木这样的人物,开这个也丝毫不掉价,不过用一次性的车子,买一台宾利,看去还像是限量款,是不是是在有些豪华了。

    “老大,你……”诸葛子毅本想问些什么,但是想了想,还是将话咽了下去。

    “你想问什么?”沈牧好笑的扭头,看了看诸葛子毅,说道。

    “我……”诸葛子毅还在犹豫这话应不应该说出口,又一次被沈牧先说了出来。

    “你想问我为什么买这么贵的车?还是想问我为什么这么壕?”沈牧哈哈大笑道。

    “其实……都有。”诸葛子毅犹豫了一下,说道。

    “第一,这车好开啊。第二,不差钱啊。”沈牧笑道。

    诸葛子毅被沈牧逗乐了,心知沈牧倒也不是在装,而是自己可能真的无法理解像沈牧这样的人的消费观念吧。

    沈牧按着地图的导航,将车开到了一个村庄,随后方向盘一转,向着村庄旁边的小路开了过去。

    小路围绕着一个小山坡转了起来,沈牧凭借着娴熟的技术,车速依旧没有下过120。

    这样诸葛子毅一路心惊胆战,不由的抓紧了旁边的扶手。

    忽然,沈牧听见车头的方向传来了一声闷响。

    在这说有路实则没路的地方,能撞到什么东西?

    沈牧忙将车停了下来。

    诸葛子毅显然也注意到了那声闷响,赶忙透过后视镜向后方看了过去。

    只见在杂草丛生的车辙,躺着一个已经被撞成了稀巴烂的东西。

    “那是什么?”诸葛子毅问道:“狗么?”

    “这地方怎么会有狗。”沈牧摇摇头:“我猜是只野鸡。”

    说着,沈牧转过身来,重新发动了汽车。

    “老大,等等!”在沈牧正准备踩下油门的时候,诸葛子毅突然盯着后视镜叫了起来。

    沈牧忙一脚刹车踩到了底。

    与此同时,车顶传来了“当”的一声轻响。

    沈牧回头看去,只见在那只死鸡旁边,站了一个皮肤黝黑,身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背心,下身只穿了一条勉强遮羞的内裤的男人。

    “土著?”沈牧脱口而出。

    “这么看来,应该是的。”诸葛子毅肯定到。

    土著一手拿着木头做的弹弓,向这边骂骂咧咧的叫嚷着什么,另一只手捡起了一颗石头,向车弹了过来。

    “喂,我说你,别乱动车!”诸葛子毅忙拉开门走了下去。

    土著见有人下来,手的动作停了下来,可是嘴依旧骂骂咧咧着什么。

    沈牧见诸葛子毅下了车,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跟了下去。

    “说我们撞了你的鸡是吗?”诸葛子毅操着浓重的北方口音对土著说道:“你知道你刚才那一刻石头砸到车,要赔多少钱吗?”

    “别和他们一般见识了。”沈牧观察了一下男人,确定他是当地的少数民族,才对诸葛子毅说道。

    土著听来者听不懂少数民族的语言,又看了看诸葛子毅和沈牧身崭新的冲锋衣,愣了一下,嘴骂的话也停了下来。

    “反正他说的话我们也听不懂,给他点钱了事得了。”沈牧拍了拍诸葛子毅的肩膀,说道。

    土著一听到“钱”这个字,二话没说跳了起来,用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重复道:“鸡,钱!鸡,钱!”

    “好好好。”诸葛子毅一脸无奈,从身掏出了五张红色的纸币,递给了那人。

    土著看了看诸葛子毅递过来的纸币,想也没想,“啪”的一声将钱打飞。

    “唉我说你这人什么意思?”诸葛子毅不禁火大:“这是在华夏,难不成你问我要冥币不成?”

    “赔,赔!”土著的眼神几乎快要冒出了火,不停伸出右手食指,划着一个“1”。

    “一千?”诸葛子毅问道。

    土著摇了摇头。

    “难不成要一万?”诸葛子毅瞪大的眼睛。

    土著被诸葛子毅这么一提醒,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猛的点起头来:“鸡生蛋,蛋生鸡,一万,一万!”

    沈牧见这人别的话讲不清楚,这一句倒是说的很顺畅,看来在这里也是惯犯了,想必每一个从这里经过的人都免不了让他坑一顿,不禁呵呵一笑:“不是我给不起,但是你在这里为非作歹,我得和你讲讲道理了。”

    “不行!”诸葛子毅恨恨的说道:“你这和抢钱有什么区别?”

    土著显然没有听懂沈牧和诸葛子毅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却明显的听出了两个人拒绝的语气,脸的表情顿时严肃了起来,双眼像要冒出了火一样:

    “呜,啊呜!”

    土著转身对旁边的小树丛吼了些什么,沈牧突然意识到了不对,这才向刚才没注意到的小树丛看了过去。

    只见树龄走出了几个当地村民模样的男人,只是他们的年龄普遍偏小,穿着破烂的牛仔裤,拿着吓唬人的长刀,俨然一副地痞流氓的模样。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诸葛子毅吼了一嗓子,右脚向后,猛然间摆开了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