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美女总裁的贴心兵王 > 第857章 凶残的沈学友

第857章 凶残的沈学友

 热门推荐: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第857章 凶残的沈学友

    私底下把横炼牛魔桩传授给沈良后,沈牧又对沈良鼓励一番,随后才算是回到了看台。

    随着沈牧出现在看台,沈良也再度出现在了练武场。

    看了沈良一眼,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沈牧,不留痕迹的问道,“怎么废了这么久的时间啊?”

    沈牧心一紧,垂头笑着回应道,“旁系大拼结束后,沈良离开了练武场,为了找到他可花费了不少的时间!”

    老爷子神情古怪的看了沈牧一眼,反问道,“真的是这样么?”

    看着老爷子的表现,沈牧心了然,明白老爷子应该已经看出了什么,不过仍旧面不红心不跳的回答道,“是这样的!”

    面对沈牧的坚持,老爷子并没有多问,只是让沈牧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很快沈志龙也回到了看台,脸挂满得意的笑容。

    不用说,这个老家伙肯定在喊沈学友场的时候也给了沈学友私下里的教导。

    想到这里,沈牧看向沈良的眼神已经充满了紧张。

    现在唯一所能希望的,是沈良的心性真的如自己所猜测的那般!

    其实在沈牧看到沈良这个旁系子弟的时候,已经发觉,对方绝对拥有常人没有注意到的天赋。

    心性不过是沈牧看好他的一部分原因,其他原因则是因为沈良真的拥有常人所不能及肩的天赋。

    天才,七分汗水三分天赋。

    算七分汗水用尽,如果没有三分天赋打底,算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在苦命训练也不可能成才。

    恰好,不管是那三分天赋还是七分汗水,沈良都拥有。

    沈牧也是起了爱才之心,所以这才在第一次相见后,把横炼牛魔桩的部分精要传授给了沈良。

    而沈良也没有让沈牧失望,轻轻松松夺下了旁系大拼的首名。

    只是接下来的战斗已经不是沈良平时训练所能承受得了的了,所以沈牧才有了那样的过格举动。

    很快,沈学友也出现在练武场。

    看到沈学友出现,沈家嫡系子弟下意识的给沈学友让开了一条道,由此可见,沈学友在沈家年轻一辈子弟拥有绝对的震慑力。

    径直走到沈良面前,沈学友客客气气的和沈良拱手,行了个平辈礼。

    礼数尽到后,他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会让你活着离开练武场的,但是以后能不能生活自理,那怪不得我了!”

    沈良下意识的打了个颤颤,垂头闭嘴,愣是不说一句话,只是再抬头的时候,不经意的扫了看台的沈牧一眼,眼神变得格外坚定。

    由于是嫡系子弟大拼的第一场,所以老爷子也是十分重视的,等到两人全部出现在练武场后,老爷子轻咳一声站了起来。

    “双方站定!”

    沈良与沈学友面面相对,两者之间拉开三米的安全距离。

    “家族内拼,不求败敌,只管施展所长,不得下死手!一经发现,必定将其驱逐出沈家,永生不得再回!”

    这可是老爷子亲自开口说的话,所以没人敢忽略,等到“开始”两字从老爷子嘴传出,双方行礼,各自拉开了架势。

    “高低在一开始已经有了分晓了啊?”

    沈志龙得意的笑道,“要知道刚才我应该吩咐学友应该注意点分寸了,看来这一次那个旁系子弟要受伤啦!”

    说完,还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

    沈志龙身后坐着的人纷纷开口顺着他话里的意思说了下去。

    而坐在第一排的人则全都默不吭声。

    年龄如他们,早看多了绝地反击的场面,所以,不到最后关头,没人会开口评价。

    练武场,沈学友率先拉开攻势,而沈良则是按照沈牧所说的,来摆出防御的架势,摆明了任由对方攻击。

    看到这样的一幕,沈牧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沈良的确心性极佳,而且天赋也不错,但是是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古板了,明明是一个年轻人,可思维却那些老古板还要僵硬。

    因为他的对手是嫡系子弟,所以根本不用沈牧提醒,沈良也绝对不会主动出击的。

    “授首吧!”

    沈学友口一声暴喝,随即身形如苍鹰一般瞬间拔高,随后双手呈爪,直接从方攻向沈良。不管是速度还是狠辣程度,都绝非那些旁系子弟所能拟的。

    与沈学友交手的瞬间,沈良的身子猛的震了一下,随后踉踉跄跄的倒退数步,袖子更是被沈学友直接撕了下来,露出健壮的手臂。

    手臂,血痕道道,那是被沈学友的“鹰爪”给抓伤的。

    交手的瞬间,沈良身挂了彩,换作旁人看来,沈良这次必败无疑,而沈牧则是眉头抬了抬,嘴角微微抬起。

    原本他还以为沈良在刚开始的时候会更加狼狈一些才对,没想到表现反倒是想象更好一些。

    看到这样一幕,沈牧对沈良的期待更高了一些。

    而沈学友注意到自己的出手竟然只是抓伤了沈良的手臂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怒不可及的扑了来。

    “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沈良不为沈学友的干扰所动,耐着性子运转横炼牛魔桩,内劲在经百脉环绕,整个人浑若一块钢板,任它狂风暴雨,我自巍然不动。

    看到沈良的表现,老方丈笑着捋了捋胡子,“这次是咱们都看走眼咯,这个旁系,天赋不差,心性同样让人令人赞叹,如果你还没有老眼昏花,最好等到拼结束,着力培养一下此人吧!”

    “那是当然的!”

    在和老方丈说话的时候,老爷子再度看了沈牧一眼,沈牧虽然有注意到老爷子的眼神,但是仍然装出一副没有注意到的表情。

    老爷子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多说。

    而场的战斗正在持续进行,沈学友的攻击接连不断,沈良则是步步倒退,但是不管沈学友的攻击如何凌厉,沈良也只是倒退而不跌倒。

    而且随着沈学友攻击手段越来越多,沈良竟然逐渐有了一种得心应手的感觉。

    老爷子有些无语的瞪了得意洋洋的沈志龙一眼,“你还有心情在这里笑?学友,马要输了!”